第14章 守株待兔
提示:若发现标题与内容不符,“换源”即可解决。
..

浏一览一器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章一节一显一示一不一全一请一退一出一浏一览一器一阅一读一模一式一后一看一全一文。

-----------------

会议室中,两名小弟被五花大绑地跪在地上,我闲庭信步般的走到他们面前,用和蔼的语气说道:

“别怕~我现在也缺人手呢,跟我有仇的是你们老大,你们这些打工的是无辜的。”

听完我的话,两名小弟都长舒一口气,委屈巴巴地看着我,好像终于有人明白他们打工人的苦一样。

我笑眯眯道:“我问你们,会杀人不?”

两名小弟同时点头,好像去公司面试的白领一样,眼神中充满想要被面试官聘用的渴望。

刚哥见我这么问,眉头紧锁,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却没有来打断我。

我继续问道:“目前为止杀过几个?”背着手,像考官似的在他们二人面前来回踱步。

“五个!”

“九个!”

二人争先恐后的喊着,生怕比不过对方被淘汰掉,我不紧不慢地走到其中一人身侧蹲下,让他们挺直腰板,把头抬到一个水平线上,二人虽有不解,但也都照做。

没有任何预兆,我突然开枪,子弹从一个人的太阳穴打入,穿过头骨后打入另一人的脑袋,二人应声倒地,在场的人都看傻了,包括刚哥他们,刚哥怎么也没想到我会毫无预兆地杀了这二人。

房间内一片寂静,只有枪声还在回荡,枪口升腾着白色的硝烟,鲜红的血液从二人的太阳穴中缓缓流出,在大理石地面上汇聚交织在一起。

“杀人者,可杀,两个败类,不配浪费子弹!”

刚哥气氛地走过来盯着我的眼睛,质问道:“他们都已经缴械了,为什么还要杀?”

我与刚哥四目相对,没有丝毫退让,“事到如今,你还指望有法律来惩罚他们么?任道远还没让你看清这些人的本性么?”

刚哥沉默了……她陷入了自我疑问,疑问自己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身份生存下去,一个军人?一个执法者?还是单纯的幸存者?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如今法律已经无法成为约束人的准绳,唯有道德才能让你保持本心。”

走到妖艳女的面前,此时的她已经吓得小便失禁了,我捏住鼻子顿了下来,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问:

“这里的特警都去哪了?”

这句话仿佛晴天霹雳,她浑身一抖,结巴地说:“如果我……我说了,能放过我么?”

这让我有点犯难,像他们这种十恶不赦的败类,我是肯定不会放过的,就算我说我会放过她,估计她也不会信,于是我又走到了光头的面前,摘下他的头套,直接两耳光将他抽醒。

“快说!”

光头慢慢睁开眼睛,一脸懵逼的说:“我说……”

没等他开口,我又给他两耳光,“我他妈不想知道原因。”

“不是你让我说……”

又是两个耳光,“我让你说你就说,我打你个没骨气的软蛋……现在还有要说的吗?”

“额……”光头彻底懵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回我左右开弓,连续几个耳光招呼过去,“你他妈没有权利保持沉默!”

光头被我打哭,“大哥我说……可是你也没问啊……”

我照着他的秃头又是一下,“我问你呢?还是你问我呢?”

这一顿降龙十八掌给众人都看呆了,光头整张脸被我扇的像颗卤蛋,我估计刚哥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审讯方法,然后我又转头看向妖艳女说道:“现在想说了没?我可是追求男女真正平等的人,别以为你是女人我下不去手。”说着我甩了甩手腕,做出要扇她的动作。

妖艳女怕我打她,连忙说:“我都说!别打我,我们一开始来这避难,那些特警就收留我们了,后来任道远和他们发生矛盾,他就联合几人搞来尸毒,在水里下毒把他们变成了丧尸,还有一些没有中毒的特警,也都被任道远设计害死……”

听到这里,刚哥终于忍不住了,她端起步枪,干净利索地送二人上了路,看来她终于明白,如今的世界已经不能用常理去思考了,游戏规则已经改变。

我起身走到刚哥面前,她眼神坚毅,说出我刚刚说的那句话,“杀人者,可杀。”

我无奈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姐姐,那你也等我问完再杀行不行?”

刚哥傻了,孟经理和失禁哥也傻了,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完全没有按套路出牌。

刚哥不太好意思的说:“抱歉,我实在忍不住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啊?”

我从光头身上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在嘴中,并没回答刚哥的问题,脑中不停的思考着。妖艳女说任道远将那些特警变成丧尸了,那么这些丧尸去哪了?从车站来到这里一路上并未遇到有穿特警服的丧尸,而且这里也没发现激烈战斗过的痕迹,这很奇怪。

还有出去搜寻物资的7人,不知道这7人的战斗力如何,在此设伏守株待兔,还是让人回去搬救兵,这让我犯了难。

我点燃嘴上的香烟,抬头看向刚哥,“如果那7个人回来了,你觉得我们4个有胜算么?”

刚哥思考片刻,回答道:“取决于他们的实力,依我看他们既然能被派出去搜寻物资,那实力起码不会在光头这伙人之下,但又不会比任道远带的那些人强,如果提前在这埋伏好,胜算很大。”

刚哥的回答和我想的一样,任道远带的那些人一定是这里的精锐,那么被派出去搜寻物资的人应该是有些实力但又不强,最后留下光头这些没什么战斗力的菜鸡看家。

“战略部署这方面你是专家,这次我们听你安排。”

孟经理和失禁哥也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随后刚哥便开始给我们开起了作战会议。

……

傍晚6点,夕阳的余晖洒在特警大院的沙场上,地面上泛起一层耀眼的金色,天边厚厚的云朵也被染成了红色,犹如染血的蔷薇,大院门前的丧尸依旧是三五成群不知疲惫的游荡着,失去烈日的炙烤,丧尸仿佛逐渐恢复活力,行动变得不再迟缓。

我背靠在办公楼三楼房间的墙壁上,被眼前落日的余晖晃的昏昏欲睡,突然,对讲机里传来刚哥的声音。

“注意,目标出现,做好战斗准备。”

瞬间我的困意一扫而空,来到窗前弹探出半个脑袋观察外面的情况,只见远处街道上行来两辆防暴车,后面竟然还跟着一批张牙舞爪的丧尸,车上的人不时的开枪向后扫射着,却没注意到枪声反而吸引了更多的丧尸。

“妈的,这群人是智障么?”失禁哥通过对讲机喊道。

此时的我和失禁哥还有孟经理三人被部署在办公楼三处不同的房间,刚哥则是躲在办公楼后面的宿舍楼楼顶,众人通过对讲机进行沟通。

刚哥:“大家不要慌,按原计划执行作战。”

孟经理:“你确定没问题么?

我:“你就相信刚哥吧,他们吸引这么多丧尸过来,这叫米奇回妙妙屋。”

失禁哥:“此话怎讲?”

我:“妙到家了!”

虽然看不到刚哥他们的脸,但却能感觉到他们一阵无语。

两辆防暴车一前一后很快便行驶到了大院门前,后面的丧尸依旧紧追不舍,却离他们还有段距离,这时车顶探出一个脑袋,对着院内挥手大喊着开门。

“哒哒哒哒”

一阵密集的枪声,防暴车上溅起一连串的火花,吓得那人急忙缩了回去,开枪的人正是我和失禁哥还有孟经理。一轮射击后防暴车毫发无损,车里的人用扩音喇叭喊道:

“妈的你们疯了么?快开门,后面的丧尸快追上来了。”

无人应答,回应他们的只有一连串的子弹,防暴车上的人被逼急了,一脚油门便撞开了大院的院门。

“轰”

一声巨响传来,这声音如同炸雷般响亮,第一辆防暴车的防弹玻璃应声而碎,坐在驾驶位那人的上半身当场被打碎成一团血雾。

开枪的正是位于宿舍楼楼顶的刚哥,此时的刚哥手持10式反器材狙击步枪,整个人趴在楼顶的平台上,因为狙击枪强大的后坐力,周围地面的沙尘被震的飞起,飘散在刚哥四周。

防暴车内的人发现了刚哥的狙击位,纷纷从车里探头出来向刚哥的方向扫射,见他们探出头,我和失禁哥还有孟经理也纷纷举枪还击,对方见我们火力如此之猛,又缩了回去,不再出来,任凭我们如何扫射也无法穿透防暴车的装甲。

后面大批的丧尸距离他们越来越近,对方无心恋战,调转车头想要逃离。

我冲着对讲机大喊,“刚哥,打爆他们的轮胎,别让他们跑了!”

过了几秒,见刚哥毫无反应,我继续道:“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你想想任道远是怎么报复我们的?”

“轰……”

我话音刚落,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一辆防暴车的轮胎被打爆,接着又是连续几枪,对方两辆防暴车都失去了行动力,停在院门前的街道上,车上跳下六个人想要逃跑,但是很快便被后面追赶而来的尸群吞没……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