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零八章 好地方
提示:若发现标题与内容不符,“换源”即可解决。

陆隐平心静气,记得不知道谁说过,所有人尊重始祖,但真的见到始祖,了解始祖,会发现他与人们想象的完全不同,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话痨?

不知道等了多久,始祖一嗓子吓了陆隐一跳:“出来了,老伙计,你也别怪我,不是我不用你,实在用不了啊,你就委屈一点,到那个小家伙脑袋中帮他活着,什么?他不配,别这么直白嘛。”

陆隐无奈,自说自话,好玩?

正想着,眉心一凉,一刹那,他陡然坐起来,大口喘息,咦,能动了?

陆隐转头看向始祖,穆然间,瞳孔陡缩,这是?

一个人能承受多大的伤害?陆隐不知道,他承受过必死的攻击,却没承受过,想死都死不了的伤害。

此刻,他看到了始祖,全身上下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后背到处都是伤痕,血肉都翻转,断臂处,暗红色力量环绕,一看就是永恒族的神力,最严重的就是脖颈,消失了小半,他,真的还活着?

当初在太古城外,陆隐看向始祖的方向看不到他受伤的脖颈,也无法看清始祖身上的伤痕,而今,他距离始祖这么近,近到触手可及,看的清清楚楚。

始祖,承受了难以想象的伤害。

却还在咬住序列之弦。

陆隐呆呆望着始祖。

始祖眼珠转向陆隐:“怎么,小家伙,吓到了?别怕,就是一些皮外伤,什么,你问我疼不疼?开玩笑,不疼,就是有点痒。”

现在,陆隐才看清,始祖根本没有说话,他的脖颈消失近半,根本开不了口,他只是传音给自己。

陆隐看向始祖,发出干涩的声音:“晚辈陆隐,参见始祖。”

“沃土的后人这么有规矩?我想想,当初那个叫陆天一的小家伙就很有规矩,你也有规矩,不错啊,小家伙们都长大了,想当初,那几个孩子中,就沃土最调皮,诶,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小家伙,你叫陆隐是吧。”

陆隐点头:“陆隐,始祖也可以叫我小七,我原名叫陆小玄。”

“小七啊,听着亲切,不过你这名字不太好,要知道,始空间之初都没几个人,我生怕小家伙们死了,所以取名字很重要,贱命好养活嘛,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字?你就叫。”

“不用了,始祖,陆隐这个名字还不错。”陆隐连忙打断,他想起武大,初黑子,沃土,还有大黄,这几个名字让他有些慌。

始祖惋惜:“哦,那算了,本来想喊你柱子的,寓意为撑起这始空间的擎天之柱,你看,寓意好,还好养活。”

陆隐再次道:“不用了,始祖,谢谢。”

“好吧,看来你不懂艺术,多少人求着我起名我都不愿意,多累啊。”

陆隐挑眉,摸了摸眉心:“始祖,您的武器初尘在我眉心中?”

“是啊,它说你不配,别计较啊。”

陆隐咳嗽一声:“晚辈曾渡半祖源劫,确实遭遇过初尘,以至于形成了内世界尘世,晚辈一直在寻找将尘世蜕变为祖世界的办法,但始终没有头绪。”

“别急,你才多大。”

“时间不等人。”

“也对,初尘都觉得你不配拥有它,还

是早点突破得好。”

“始祖,咱能不说配不配的问题吗?”

“我是不希望你跟它计较。”

“绝对不计较。”

“好吧,我觉得你有点生气了。”

陆隐呼出口气:“晚辈发誓,绝对没生气。”

“我信你,你是个好孩子,对了,你刚刚问我什么?”

陆隐脸皮一抽:“晚辈怎么才能让尘世蜕变为祖世界,毕竟这个内世界与始祖您的武器初尘相似,晚辈搞不懂。”

“这样啊,我也不知道。”

陆隐懵了,呆呆望着始祖,不会是耍他的吧,就因为不喜欢那个名字?

“别这么看我,柱子,我真不知道,你得自己摸索,我走的路跟你走的路不一样,不过或许也一样,让我想想,是不是一样的?不一样?一样,对,不一样,绝对不一样。”

“我能给你的建议只有四个字,集愿众生。”

陆隐不解:“集愿众生?”

“对,怎么理解就是你的问题了,但我感觉你好像陷入误区了,谁说突破祖境必须四个内世界一起突破的?”

陆隐目光陡睁,脑中划过闪电,对啊,谁说必须四个内世界都要蜕变为祖世界的?自己完全可以将它们堵起来,只让其中一个或者两个蜕变为祖世界啊。

“你看你,多符合我给你起的名字,柱子,有时候别想太多,想多了容易蒙。”

“始祖,晚辈不叫柱子。”陆隐纠正。

始祖沉默了一下:“好吧,你果然不懂艺术。”

“始祖,那这初尘,怎么办?”

“不要多想,等你突破祖境自然就配得上它了,别多想。”

陆隐有些累了:“晚辈是说,怎么用它。”

“暂时你用不了,就留在眉心吧,或许你那个尘世内世界蜕变与它有关,很多事水到渠成,放宽心,人不可能把每件事都算的精准,妞妞就是想太多,才最后一个破祖,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陆隐惊异:“妞妞?命运?”

“你认识?对了,你有初黑子和武大的力量,未必不能认识妞妞,等等,你那是,妞妞的力量?你连妞妞的力量都有?刚刚没仔细看,柱子,可以啊。”

陆隐刚要说话,始祖口中,一根序列之弦忽然断裂,断裂的序列之弦如鞭子一般狠狠抽打在始祖背上,抽出一道血痕。

陆隐大惊:“始祖?”

始祖声音不变:“没什么,永恒族破坏了一根序列之弦而已,小事。”

陆隐望着始祖背上被序列之弦抽出的血痕,小事?怎么可能是小事?那可是序列之弦,维护平行时空稳定之物,构成一方时空的序列之弦。

始祖有多强大陆隐无法想象,而序列之弦竟直接在他背上抽出一道血痕,如果这一击抽在陆隐身上,估计他就一分为二了。

序列之弦稳定平行时空,就像一根根皮筋,不断还好,一旦断了,皮筋会抽向两边,始祖咬住了这一端,序列之弦断裂自然会抽向始祖。

陆隐这才看明白,始祖背上为什么皮肉翻卷,连一块好肉都没有,根本就是被序列之弦抽的。

序列之弦能抽断皮肉,带来

的伤痛岂是始祖说的那样。

永恒族破坏序列之弦,不仅是为了摧毁宇宙,同时也在对始祖进行抽打。

陆隐握紧双拳,决不能让序列之弦再被断裂,每断裂一根,对始祖都是一次伤害。

“柱子,我说你想太多了吧,跟妞妞一样,不疼,真不疼,等有机会让你感受一下,就是有点痒。”始祖眼珠直转,露出笑意,表情看起来很轻松。

陆隐语气沉重:“始祖,我会尽可能阻止永恒族,铲除这个种族。”

“别有太大负担,跟你师父老木学学,他就很放得开嘛,他自己那一方的生物都死光了也没见他多伤心。”

“那一方?”陆隐又听到这个名词了。

“与我们无关,对了,你急着破祖是吧,那我送你去个地方,在那里有你想要的一切,或许能帮你破祖。”

陆隐迟疑:“晚辈着急回去,永恒族发动了第三次神诫。”

“我知道,但也不用太担心,神诫持续时间很长,他们既然发动神诫,代表当前人类有足够让他们发动神诫的资格,代表人类的实力很强了,不至于轻易被打垮。”

“不用回去。”木先生出现。

陆隐看去:“师父。”

木先生看着陆隐:“三擎六昊被你杀了一个,重伤一个,七神天死了两个,永恒族实力大减,现在的你最重要的是突破,否则每次面对七神天都只能围杀, 你能保证每一次围杀都能成功?还是你能保证每一次围杀,自己都不死?”

陆隐沉默,确实,对上七神天层次的,他们一直都在围杀,实在太累了,而且很危险。

想围杀成功,必须是在完全准备的情况下,还要能摸清对手底牌,否则就跟围杀尸神一样失败。

一次次的围杀,哪怕每一次都能成功,人类这一方的实力消耗也极大。

更不用说永恒族三擎六昊才死了一个,还有那么多绝顶高手。

真要靠围杀不知道能成功几次,又会死多少人。

太艰难了。

“以你的实力,一旦突破祖境,未必就需要围杀,你太全面了,对上谁都有优势。”木先生道。

陆隐点点头:“我明白了,师父,是弟子着急了。”

“柱子,不用急,人类没那么容易溃败,你安下心好好修炼,那个地方绝对适合你,有你想要的一切,当然,或许也有些危险,看你自己了,不过修炼者嘛,与天争命,死在修炼途中没什么大不了的。”

木先生诧异,柱子?

陆隐再次纠正:“始祖,晚辈叫陆隐,您也可以喊我小七。”

“明白,柱子,放心,你死了,我会怀念你的。”

陆隐觉得这个名字可能要跟随自己一辈子了,想到这个,有种憋闷感:“始祖,您要把我送去什么地方?”

“一个好地方,我们给它起名为--蜃域。”

感谢 啊杰哥哥哥哥 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支持,中秋节快乐!!

刚码完字,听着鞭炮声码字别有一番滋味!!

中秋节,元旦,除夕,随风从来没停过,都在码字中渡过,兄弟们的支持就是随风最大的动力,谢谢!!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